家取代工程师“科技以PPT为本”的时代来了

2018-06-20 22:42

  编者按:科技巨头们拿出性和性的产品已经是很久之前了,现如今,他们只于造梦和承诺,为自己那些没用的新产品一个更好的销售。本文作者John Harris,原文标题Ignore the hype over big tech. Its products are mostly useless。

  早在1999年,谷歌年的搜索量就达到了10亿次。两年后,Wifi的影响力日渐增长。多亏了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,在2004年到2006年之间,大众社交的时代开始了——而且,2007年推出的iPhone很快就实现了不间断的消息发布和传递等功能。这些改变了世界的东西在事后看来似乎带有一种强烈的必然性。但是如今,它们所代表的性已经过时了——十多年来,没有任何新的可以与它们比肩的东西出现了。

  尽管如此,在新闻周期中已经形成了一种常规的炒作方式:时不时地,某个大公司——通常位于北部——的高层管理人士——通常是男性——会出现在某个巨大礼堂中,他身着便装,然后告知群众他们又实现了一些迄今为止无法想象的飞跃,此举注定会改变数百万人的生活。(当然,这自然会收获一大批叫好声和憧憬声,还有争先恐后和连篇累牍的报道。)

  两周前,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在公司年度开发者大会上发表讲话,这一幕又重现了。他表示自己满满,“汲汲”于人工智能的发展——著名的Google Assistant (他说,我们之所以创造这个,就是为了“帮助你解决各种事”)和另一个叫做“Duplex”的新发明。他说:“事明,帮你解决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打电话。”然后还他提到了预约理发:“你知道,我们正在努力解决用户的需要。”

  接着他身后的屏幕就亮了起来,音响系统里放出一个合成的女性声音,音调中中还饱含了不少拟声词(“嗯嗯嗯”,“啊啊啊”)。电话另一端的人显然不知道她在和一台机器说话,而这个软件似乎能迅速并流畅地进行一场预约活动。人群中有一小群人欣喜若狂。“你刚刚听到的是一个真实的电话”,Pichai说道,“令人惊奇的是,我们Google Assistant实际上能理解对话的细微差别。”

  现在,你还记得上一次去理发或去餐厅吃饭是什么时候,并觉得由于任务繁重最好还是把它委托给一台机器?即你想想,你让机器帮你安排,虽然对方不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,但真的不会有什么上的问题吗?事实上,也许Duplex象征着一种的未来,那时候高收入的人会得到人工智能来处理家务,但低收入的人却不得不和电脑交谈,还要一直担心自己会因为自动化的推广而失业。

  Pichai还宣布了Gmail的一项新功能,名为Smart Compose:一种超强的文本预测功能,它根据你的输入来扩展短语,然后构建成完整的句子。(引用一份报告的说法,该软件将“根据谷歌已经获悉的信息,对每个用户进行预测。”)Pichai向展示了一次电子邮件交流——用Smart Compose帮助订餐。看到观众们的又一次激动起来,我不禁想到了在不久的将来,有一半的人类都会用预先设定好的陈词滥调来交谈。

  来自硅谷的噪音仿佛不会停歇,但本质上有两个——一个是对未来天马行空的畅想以至于人们无法相信: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 Musk)表明有一天会在火星上建立殖民地;另一个就是Facebook的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只需要短短一代人的时间,就能够成功地“治愈、预防和管理”所有疾病。不管它的基础是什么,这些东西都把人和公司塑造成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和远见,然后为那些科技巨头们在一周内大声叫卖的东西提供一个颇具的——而它们卖的那些东西,我们不仅不需要,还有可能日常文明的一些基本方面。

  我们的手机充满了收集数字垃圾的应用程序,同样的命运也到许多被认为具有突破性的发明上。尽管在自闭症、教育和高端制造等领域,“互联网眼镜”的可能会吸引人们的眼球,但谷歌眼镜(Google Glass)永远不会像它的发明者所认为的那样成为大众市场产品。

 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“智能冰箱”的概念。“智能冰箱”已经有将近20年的历史了(实际上,其他的设备,从百叶窗到厨房用品,都有可能会被纳入过度炒作的物联网中)。我的苹果手机上有Siri,很少使用它的人不止我一个——据悉,在2016年到2017年之间,它在美国的使用率已经下降了15%。

  然而有些人却爱上了这些东西。有一本书名为《Radical Technologies》,作者是前技术人员Adam Greenfield。当他写到人们于那些能够睡眠、心率和运动水平的互联网设备时,他就会出一系列据称是尖端创新的东西来。 “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明确地将劳动力市场的价值内在化了”,他写道,“为了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,他们的行为就像是真实的表达。”

  我敢说,世界各地的科技天才们都在努力创造出令人惊叹的、有时能提高生活质量的新产品。在无人驾驶、虚拟现实和区块链技术等领域,新发明最终可能改变我们的生活,实现“高科技让世界变得更美好”这样的老掉牙承诺。但是,这不是我们当前所处历史阶段的本质,也不是我们现在几乎每个月都在发明的而且时常是的产品。

  忽略这些科技巨头们的把戏吧。如果我们不想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——人工智能助手我们,让我们陷入干巴巴而无意义的对话,人类之间的接触仅限于简单劳动力处理杂活——我们不想要这样的世界。关于未来的一个基本事实是,科技巨头们们经常忘记:他们自己看起来是什么样子,实际上取决于我们,而不是他们。

  文件管理软件「Google 文件极客」中国版来袭,谷歌这次想如何进入中国市场?

  iOS12或将防手机上瘾,相关开发者给了这些